昨天,狂风暴雨和乐乐泪流满面之后,今天阳光还是如此美丽。清晨,我6点起床后约教练去学习游泳了。运动运动,将我自己放空下,有个好身体,好心情。 上午10点,乐乐和我坐在沙发上面对面开始沟通解决昨天没有完成的事情—弹琴 。 一直以来我把弹琴主动权都放在这自己手中,充当一个指挥者,领导。现在我想把权力和责任交给乐乐去完成。

是不是我偏激了呢?是不是我要求高了呢?是不是我没有当妈妈的经验?所以乐乐才如此的叛逆呢? 今天弹琴依然是不愿意练习基本功,不喜欢弹哈农,我答应老师不发火的,所以没有大喊大叫,如果弹的不好就过下一首,如果连续提醒2次都不弹就过下一首,我只是严格按照乐乐的表现去用分数记录下来。最后今天弹琴的分数是23分,历史新低啊。我没有讲话,也不想多说一句话,现在我在电脑前把音响开到最大,手打键盘,心里觉得无比的委屈,眼泪水一滴一滴的流下,没有思绪,没有想法,头脑里除了无助和泪水,